当前位置: 首页 > 法官风采
“我们的伙伴,我们来守护”
——辽宁法院干警关心法官杜爽的故事
  发布时间:2016-12-12 10:45:11 打印 字号: | |

作者:张之库 李丹丹

 

128日下午2时,辽宁省沈阳市盛京医院重症监护室病房的房门开启,守在门外的徐冬迫不及待地走进病房,来到妻子的病床前。

“杜爽,认识我吗?”床上的病人微微点头。

“你是法官,还记得吗?”床上的病人再次点点头。

前一天,病重的妻子刚刚做过伤口清创手术。病魔面前,她又闯过一关。

法官,杜爽。

躺在病床上拥有这两个称谓的她,还不知道自从15天前的那个夜晚,一直牵动着数以万计人的心;不知道在这个寒冬里,有全省法院干警陪伴她渡过难关。

一名女法官遭遇“生命大考”

116日,1985年出生的辽宁省阜新市太平区人民法院法官杜爽,遇到了她今生最大的喜事和困境。

午间12点多,女儿呱呱来到人世,杜爽成为一名母亲。还来不及让她看孩子一眼,家人就发现,杜爽的状态有些不对。

找医生,检查,3次腹腔手术,输血近2万毫升。这天,杜爽因为产后大出血导致休克,病情危重。

隔日,家人紧急将她转入沈阳市盛京医院。9日,杜爽进行了第四次腹腔手术。手术台上,医生吸出渗血量达到1万余毫升,杜爽多脏器衰竭伴有感染。术后,她被送入重症监护室抢救治疗至今。

重症监护室里,杜爽身上插满管子,命悬一线。

医生把徐冬叫进办公室,告诉他“你妻子挺刚强,能挺到现在就是奇迹,但病情怎么发展,何时能出重症监护室都说不好。”

阜新地处辽宁西部,是经济比较落后的地区,65%的医保报销比例,每年可报费用还有上限。血液和凝血药物价格高昂,有些甚至不在医保范围内。杜爽在阜新2天的医疗费用高达7万元。重症监护室里,每天都得23万元的医疗费。

杜爽的父母没有工作,多年来靠在市区做些小生意供养两个大学生。徐冬是一名普通警察,父母都是退休工人。两个人结婚一年多,家中还没有积蓄。

困境面前,家人没有犹豫。有人拿出存折,有人各自回家借钱。徐冬找到在银行工作的同学,准备抵押房子。

然而,借来的钱只是杯水车薪。

一个共同的信念“把你留住”

1122日,杜爽的抢救已经持续16天,病情有所好转但还在昏迷,脏器功能仍未恢复。此时,医疗费用已超过50万元,双方家庭已不堪重负。

杜爽病危,全院告急。院长肖振光一连几天睡不着,“法院培养个优秀法官不容易”,苦口婆心地去说服有关部门,四处奔波申请困难补助。她的同事也自发捐款,为杜爽祈福。

阜新中院全院干警第一时间捐款3万余元,许多本来与杜爽熟识,原本已经捐助过的人再次参与。

“庭长,咱们得救救杜爽,救救她。”杜爽住院以来,她所在刑庭的庭长刘鸿艳每天都会打电话询问病情。这一次,徐冬的话让她心酸不已。“杜爽是真的好,我们庭只有3个法官,因为忙,她婚假一天没休,怀孕期间连假都不请。”刘鸿艳说。杜爽生产前两天,仍在单位工作。看着她的肚子顶在书桌前也不自知,刘鸿艳让她注意点,可她只是俏皮地笑笑。

“面对当事人威胁,这丫头可是眼睛都不眨一下。”分管副院长王凯还记得杜爽住院前一个月,审理了一起涉毒案件,并对检方提出的罪名持有异议。面对各方压力,这个年轻法官挺着大肚子查找各种资料,据理力争,最终得到了大家的支持。

2013年,杜爽放弃律师工作,考入法院。在大家的印象中,她是一个“皮实”“不娇气”的女孩儿。虽是“80后”,但她谦虚谨慎,承担了刑庭一半的办案量,承办案件量多质优,工作不满3年就荣立个人三等功。

“我们该怎样才能留住你?”当晚,刘鸿艳在自己的微信上留言。她想试试,借助法院同仁们的力量想办法把杜爽留住。

看到微信后,太平法院法官张皙、赵艺率先在自己的微信朋友圈和所在的“预备法官培训群”中转发信息。太平法院、阜新地区其他法院看到微信的干警紧随其后,纷纷在自己的朋友圈内发布救助杜爽的信息。

“法官杜爽生产遇大出血,每天需要23万元医疗费,家中无力承担,她多次荣获先进个人和三等功,好法官来之不易。”

“杜爽非常坚强,重病中还担心自己的孩子。”

“身为女法官,能体会杜爽的不易,必须得把她拉回来。”

……

一时间,杜爽病重抢救的消息迅速在干警微信“朋友圈”中发酵,成为辽宁法院重大“舆情”。

一次法律群体的“温暖陪伴”

1122日傍晚,沈阳中院法官张玉琢在自己组建的微信群里看到张皙、赵艺发布的信息,核实情况后,他和同事兴成鹏一起,将微信内容转发到自己所在的其他6个业务交流微信群。

“大的忙帮不上,只能尽点绵薄之力。”

“杜爽是个坚强的母亲,祈祷她平安。”

来自四面八方的询问、关心、捐助,使两个人的手机瞬间刷屏,转账提醒响个不停。50元、100元、200元,大家都急切地表达自己的心意,以此祝愿躺在病床上的杜爽早点康复。这一晚,他们整理捐款直到凌晨4点。

“我的手机上都是关于杜爽的信息,我整晚都很感动,觉得再没有我们这么团结的群体了。”张玉琢说。

与此同时,“辽宁法官群”群主,辽宁高院法官郝佳也在忙着接转微信群里的捐款。

“消息在我们群里转发,大家第一反应都是要尽份力,最后决定由我统一接收和转款。”郝佳手机屏上的转账信息接踵而来,接收、记录、转账给杜爽丈夫,截屏后再发回朋友圈。当晚,她也一直忙到凌晨。

“我曾经因为肾病,生命受到威胁,是同事们伸出手救活了我,现在我也尽自己的一份心意,愿杜爽早日康复!”全国优秀法官、辽阳市文圣区人民法院法官何经涛得知杜爽的消息,立即献出爱心。

“我们的伙伴,我们来守护。”铁岭县人民法院干警们得知此事后,随即在本单位的工作群中转发,干警自发连夜捐款7000余元。

沈阳中院机关党委专职副书记刘博磊带着兄弟法院的情谊,到医院看望杜爽,送来2000元慰问金。

在沈阳市人大工作的王鑫曾经在法院工作过,看到以前同事转发的微信,他又在自己的朋友圈内启动二级募捐。公安局、检察院、司法局,甚至与司法工作没有丝毫关联的人也自愿为杜爽献出爱心。

1111日:“尽人事,听天命。”

1113日:“老婆,我会和你不离不弃,永远陪着你。”

1122日:“大家都向我们伸出援手,力量真是太强大了,你一定能感觉得到吧,你一定会好起来的。”

杜爽入院后,徐冬一直用微信记录,文字中,他从无助到坚定再到感恩。

1125日,这场由微信发起,举全省法院干警之力,最终得到社会各界捐款93万余元。

徐冬和家人商量后,决定关闭所有捐款通道,并在微信中上传所有捐助款项,请求大家帮助监督捐款使用。

“好心人多,但也不能无期限的收,我们是能自食其力的人,钱能治病保命就行,已收的捐款有剩余我们会想办法给更需要帮助的人。”徐冬说。

129日,记者与徐冬微信得知,杜爽的病情正在好转,多数指标趋于正常,下一步就等着撤呼吸机了!

据医学专家讲,杜爽坚持了一个多月,已经创造了奇迹。

让我们共同祈福,期盼下一个奇迹早日到来:

杜爽,早日康复!

 

来源:人民法院报

责任编辑:侯成丽

法院地址:山西省太原市晋祠路一段88号      邮编:03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