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 > 焦点扫描
无声之苦
  发布时间:2018-05-22 10:56:16 打印 字号: | |

文水县人民法院 孟维桃

 

20181月份,我受理了一起离婚案件,原本以为是一件普通的离婚案件,没有多想就通知被告小兵应诉,并预定了开庭时间。

在被告小兵的应诉过程中,通过交谈,我了解到原告小美是位聋哑人。小兵说,他们夫妻没吵没闹过,是小美的家人非要鼓动他们离婚的……

考虑到年轻人容易冲动,看样子并没有太深的矛盾。带着疑问,我决定详细了解一下情况,希望做好调解工作。我联系了原告小美的母亲,但她的说法与小兵完全不同。原来,这已经是小美第二次起诉要求离婚了,是小美自己要求离婚的,他们作父母的再三劝过,但小美执意要离,父母只好把希望寄托在开庭时再说。

开庭当日,在庭前调解无果的情况下,我依法进行开庭审理。在庭审中,我要求原告小美用书面方式表达自己的意愿。小美在纸上写出“我与小兵夫妻感情破裂,要求离婚。”我特地留意了小美的眼神和表情,看起来她非常坚定、坦然。

被告小兵,也是个憨厚的年轻人,他不曾打骂过小美,但为什么他们的婚姻短短四年多就走到了尽头?

通过庭审,我了解到,由于身体缺陷,小美比正常人更需要加倍的关爱,而作为丈夫的小兵却总是下班回家后就上网玩游戏,很少与小美交流,忽略了小美的感受。他以为,有吃有穿,不打不骂就是对小美好。小美也由于不善于主动交流,两人长期这样生活,小美渐渐感觉到冷落和伤心,最后回了娘家,说啥也不愿回来和小兵继续生活。况且双方已分居两年多,感情无法再度弥合。对于双方争议的彩礼、共同财产等方面,我也要求小美当庭书写其主张并记入笔录。

庭审结束后,我分别对双方进行了调解,经过反复做调解工作,双方均同意离婚。走出法庭的小美,紧紧拉住我的手,感激地用含糊不清的声音表达“谢谢、谢谢……”

 

虽然案件顺利调解结案,但我却没有丝毫的轻松,心中有颇多感慨。如今的婚姻问题更多的在于沟通不畅,逐渐冷淡了曾经相爱的心。希望他们在结束这段婚姻后,能够反思,如何才能更好地沟通,经营好婚姻,认真面对以后的人生。

责任编辑:侯成丽

法院地址:山西省太原市晋祠路一段88号      邮编:030024